青春紀行--從一部十月輕改番談日本的製作委員會制度

原文發表於AcFun彈幕視頻網,有刪改。

先提一個常識:J.C.STAFF是那種給多少錢辦多少事的萬年打工仔。不同於京都和日昇這類財大氣粗的公司,節操社很少投資動畫(即進入製作委員會),自然也不會參與決策和收入分成。節操社的收入大多依靠投資方所給予的製作費,而後續產生的一切收益,如碟片和手辦等都與其無關。而對於投資方(大多為原作出版社)來說,動畫的主要目的就是推銷原作,只要能帶動原作銷量上漲哪怕賣不出幾張碟片也無所謂,權當廣告費。在這種情況下,節操社的作品一直都是中规中矩的感觉,不算太差但也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即便經常被罵作毀原作,但出版社仍然願意找它,就是這個原因。

回到「青春紀行」上來。眾所周知,輕小說由於受眾年齡層的緣故大多帶有精神潔癖,男女角色基本與吸菸喝酒接吻上床等無緣。而竹宮ゆゆこ的這部作品以大學校園而不是高中作為背景來講述一個充滿青春氣息的戀愛故事可說是一大創新,以此背景例如飲酒,接吻等在一般高中生活裡被認為不道德的行為也變得理所當然起來。同時,原作小說並無一般意義上的全頁插圖,寫法上隨意變換时间轴及人稱代詞,一般化主角且特意打壓配角,故意放慢节奏,劇情上主打青春戀愛但其喜劇成分較低,在人物與人物的對話之間鮮少有讓人會心一笑的場面或對話,缺乏吸引年青讀者的中學校園的天真純情感情,並無作者兩部舊作那麼多ACG風格的樂趣。這些使得原作脫離了一般輕小說的境界,而更接近與青春小說。

但很可惜的是,在動畫中這些亮點並沒有體現出來。劇情的刪減讓多田万里看似缺乏只屬於新生的好奇感,砍掉幽靈視角又使得加賀香子充足的行動力在觀眾眼中顯得不過是男跑女追的短暫瞬間,而喜劇化的處理更是使作者煞費苦心的創新實驗淪為與前作「龍與虎」無異的一般戀愛喜劇,駒都えーじ充滿成人風味的插畫到了節操社手中變得與裡番無異,看完後只能留下香子騷想幹和千波小天使這類小學生一般的感想,也難怪會有觀眾留下「竹宮ゆゆこ萌豚化不可避」的評論。

但是,就像我在第一段所說的,節操社不過是個打工仔,根本原因還是出在日本目前的製作委員會制度。可喜可賀的是,日本動畫產業本身也在變革。例如庵野,這個製作委員會制度推廣者本身在製作EVA新劇場版的時候又重新採用了單獨投資的方式,這樣可以讓製作不受投資方的影響而更加自由得發揮。當然這也帶來了一個後果就是庵野可以無限跳票。而京都今年的作品更是完全自社企划,從小說到動畫全都控制在自己旗下的公司手中,自行脫離產業鏈也可生存。當然了,一般小公司是沒有這個能力的。

總而言之,京都怎樣黑都不過分,而節操社才是真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