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交流中不应当使用“嘲讽”?

因为这篇短文是对 Telegram 某个群组里发生的一次争执的意见陈述。我不希望当时群里还持续纠结这个问题,所以把自己觉得不吐不快的一些话发在了这里,对不熟悉的人来说下面所说的观点可能会有“画个靶子打”的嫌疑,内容跟标题也没太大联系,还请谅解。

主要起因跟“黑月亮”表情的争议差不多。在伏波的调解下群里好不容易重新升起了一片祥和相互拍马屁的气氛,这时对方冷不丁得又来了两句:

星川 かえで (@futursolo):
是呀是呀,嚇得萌新都不敢說話/發貼圖了,怕哪句話/貼圖又觸動了哪位菊苣的龍鱗。

星川 かえで (@futursolo):
If I even cannot tell the truth, then what’s the freedom of speech we have pursued for hundreds of years?

我认为在对话中使用“嘲讽”事实上设立了一种不平等的交流地位,而在谈话中,特别是针对非谈话对象的第三方利用这种说话方式作出评价,能产生犹如“隔空喊话”一般的效果,其目的并未为了交流想法或是解决问题,而且为了封堵对方的意见表达,以期建立自己相对对方的“优越地位”。而这种行为,无论我是否赞同或反对其试图包装的观点,都会激起我心目中的反感,并下调对方本身在我心目中的评价。基本上,我反对一切在对话中试图建立不平等地位的行为,而当这种不平等地位已在心目中产生,此时的交流已难以达成思考交流的目的,我不得不对该言论视而不见或者彻底放弃这段对话。

正确的表达方式应当是什么?”正大光明、诚恳地、态度好地表达出来”(伏波, 2016)。我不知道自己能否符合上面的要求,但如果是我要表达该位同学的意思的话,大概会这么说:

“我认为你不应当对我在群组讨论中使用的特定 sticker 表达不满,我认为这是我言论自由的一部分。我使用的 sticker 在不同的人眼中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很难一一照顾所有人的偏好。对这方面的表达作出限制会有 SJW 的嫌疑。”

讲道理,这是在对我的逐条回复中使用这个表情的。无论是不是处于公共群组,一对一的交谈中我总该有权利对内容提出抗议吧?这哪里是“社会正义”,明明就是追求我个人的正义啊!我自己还没见过现实生活中的交谈可以在一方的言行冒犯了另外一方后依旧进行的。

就个人的观点而言,我认为现在的言论自由受限于现在的社会环境,仅涵盖了“表达观点的自由”而不包含所谓“表达方式的自由”。更何况,能表达“:sweat:”这个意思的 sticker 那么多,哪怕直接使用 emoji 本身也可以啊,何必吊死在一棵冒犯人的树上呢?

话说回来,难道你们真觉得下面这个 emoji 为 “:smirk:” 的 sticker 不是嘲讽脸?

嘲讽脸